网易娱乐频道

《春香传》Chunhyang

韩国 2001年

导演:林权泽Kwon-taek Im

主演:赵承佑Seung-woo Cho

李孝菁Hyo-jeong Lee

片长:120分钟

《春香传》的导演林权泽在韩国据说有“电影教父”之称,拍过一百多部电影,数量之多,简直与咱们中国默片时代的影坛大鳄张石川不分伯仲,又以《悲歌一曲》、《西便制》扬名海内,可惜一直无缘欣赏。这部《春香传》(1999)是中国盗版的第一部林权泽作品。看前,众多媒体溢美之辞铺天盖地而来,撩的俺热血沸腾、摩拳擦掌。没想到,观后,俺拧掉电视,“哇”一声(有些夸张),差点没恶心的把俺的小肝儿喷出来。吾操,什么玩艺儿?!

想来,俺也是学媒体方向的,但俺早就不信媒体那一套了。一群狗屁娱记、影评人也不知道得没得什么好处,不分青红皂白海吹一通,什么“民族精品”、“爱情宝典”,全是空话套话。依俺看来,它比咱中国香港的“高档”三级片还要烂。不信,下面俺就以香港三级片“名作”《满清十大酷刑》与之较一较高低,请各位看官注意喽,瞧瞧俺说的到底真不真?

其一,演员。看过《春香传》的,都知道这部片子根本没什么艺术而言,犯不着拿巴赞、克拉考尔、麦茨什么的胡乱扣大帽子。那么,作为一个通俗故事,观众们关注的首先就通常是演员了,漂亮的自然受欢迎了——这是人类本性中的窥探欲所决定的。所以,唐伯虎选择秋香而不选石榴姐。理由只有一个:秋香更漂亮。相比之下,《满清十大酷刑》中的翁虹和吴启华明显比《春香传》中的两个无名小卒高三个档次以上。再来看演技,《满清十大酷刑》不愧为香港三级片的扛鼎之作,杨乃武和小白菜被刻画的有血有肉,情真意切。香港的演员普遍都有这么个优点,他们虽没有经过什么专业院校的训练,但演出时极其自然,没有半点虚假的感觉。《春香传》的两个演员表演就差的多,简直比起咱们大陆某些主旋律“大片”还要过之。中国电影的最大毛病就是教条化,模式化,看着假。所以萨杜尔,格雷戈尔的影史中都很少提到咱们建国之后的电影。且看两名韩国演员的表演,男生高兴时就会嘿嘿傻笑,悲伤时只会紧皱眉头,本身就长个大饼子脸、小眼睛,可林权泽还是义无反顾的推上去,真无法理解;女生呢,光打雷不下雨,本身春香是个悲剧性人物,悲的成分很多。可她只会掩面而泣,手一拿开,两眼干干,啥也没有。男生要离开她去汉城,女生刚开始表情平静,可男生刚一上马,我的老天,女生马上爆发力十足的扑在地上哭开了。俺向来对这种虚假的玩艺儿不屑一顾,仿佛看到了林权泽手执导筒大喝一声“开哭”,那边立即哭成一堆肉泥。你们去看看《闪灵》中的杰克·尼科尔森,《雨人》中的达斯汀·霍夫曼,《法国中尉的女人》中的梅丽尔·斯特里普,人家那才是大师级的表演。发之以情,并要有极强的控制力,否则就像脱缰的野马,拉也拉不回了。

其二,结构。这是我更要对《春香传》嗤之以鼻的地方。在当今的国际影坛上,很有些这样的风气——主要是青年导演——他们没有生活的阅历,对人生没有独特的感受,只好用五花八门的结构来迷惑观众,从而用结构的新奇将观众领入了一个死胡同。因为这种结构并不是如同费里尼、阿伦·雷乃、伯格曼等大师们那种利用时空交错、心理描写来丰富影像的主题,它与主题无关,纯粹是文本型的段落式划分。昆廷·塔伦蒂诺的《低俗小说》开了圈型结构加三段体之先河,风靡世界;同时期的曼彻夫斯基的《暴雨将至》也是圈型加三段;泰克沃的《罗拉快跑》更是严格等分的三段。现在认真想想,这些影片的成功是因为这些新颖的结构吗?虽然有一定因素,但显然不是主要的。《低俗小说》中张扬的暴力美学,《暴雨将至》中的乱世沧桑,《罗拉快跑》中事物的不确定性才是其成功的精髓。还有一种更为常见的套层结构,又称“戏中戏”或“片中片”——他有很大的危险性,还是那句话,必须是有意义的,而不是孤立的。《霸王别姬》、《法国中尉的女人》都是不错的样本,卡洛斯·邵拉的《卡门》更是经典中的经典。但用不好,则感觉就差强人意了。比如张扬的《昨天》和这部《春香传》。

《昨天》中演员的表演确实是非常出色的,这不可否认。但时而出现的戏剧式场景就让俺摸不着头脑了。导演是要告诉观众贾宏声的戒毒历程还是自己要拍话剧这件事呢?显然是前者,但影片时而出现的戏剧舞台似乎又告诉大家这一切只是在演戏,不是真的,教育意义立即淡化了老多。真奇怪,难道中戏毕业的导演拍电影也要扯上点话剧的元素才能显示出他不忘祖宗教诲吗?拍电影就要遵守电影的法则。《春香传》更是如此,整个片子用朝鲜族的清唱来串联始终。如果只中间用清唱,俺认为能起到旁白的作用,还是新颖的;但开头结尾也出现清唱现场的镜头,俺就受不了。导演明明是要讲一个古代朝鲜的爱情故事,可非要把结尾放回现代的韩国,不知道林权泽作为一个老导演是怎么想的,他也不年轻了。如此,影片的主题似乎就发生了衍变。是要反映清唱者高超的伎艺呢,还是他口中唱出的春香呢?结果,这一幕戏的出现将整部电影古典主义的基调彻底解构,成了一个四不象的东西。记得有一句戏谑的话评论道:大凡此种以结构方式架设全剧的,可通称为“后现代解构主义”。 这样,《春香传》成了一部不折不扣的后现代作品。不知是不是同导演的初衷相吻合呢?至于《满清十大酷刑》,平铺直叙的结构,四平八稳,也没什么好说的。既没新奇之色,也无出轨之处。

《春香传》还有很多因素造成其内容的不真实。有谁见过女主角 被严刑折磨投入死牢,还脸皮白净,衣服整洁,浑身一点伤啊、土啊都没有。俺们《满清十大酷刑》中,编导们起码还不忘在翁虹小姐身上口中洒上不少红糖浆吧!诸如这些细节问题处理不好,再加上故事俗套(这已经不是片子的主要问题了),摄影不够出彩(没看出比《满清十大酷刑》强到哪),俺只有自我安慰的说,林导这部作品果真“解构”的彻底。

这部曾经入围戛纳的作品能代表林权泽真正的水平吗?如果能的话,俺想此生再不看他的作品了。在戛纳仅仅入围,已经说明了它的水平。韩国人就只能拍些小资的、仇杀的电影电视,他们的功力比起俺们伟大祖国还差的不少,比起日本,更是望尘莫及。

近日又惊闻林权泽老前辈又携《醉画仙》杀入戛纳,捧走最佳导演奖,最终功成名就,它与《春香传》的诞生相隔不久,又是同一题材,估计艺术上的造诣不会有什么精进的提高。俺已决定罢看。

至于他的获奖,俺却只有哀叹:“不知道法国人又吃错哪门子药了……”

本文转自电影夜航船之船甲板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