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龙谈林凤娇:我们没有爱情 为了孩子才结婚

成龙与白岩松

成龙宣传新书

成龙

点击图片进入:成龙谈房祖名出事:坏事变好事 和林凤娇好得不得了

凤凰娱乐讯(采写/丽塔 摄影/卡卡西) 4月7日,娱乐圈的大哥成龙迎来61岁生日,他的自述新书《成龙:还没长大就老了》在内地出版。下午2点,成龙与主持人白岩松在清华大学举行讲座暨新书首发式。对于书中揭露与邓丽君曾有过一段感情,却遭到邓家人指责一事,成龙在现场主动回应: 今天有媒体说我在消费邓丽君,但你们知道是谁说的吗?你确定是邓丽君那边的人说的吗?很多都是谣言。我说我在还原邓丽君,事实上是媒体在消费我。 座谈会期间,成龙说话总带着各种比手画脚,现场表现十分活跃,即使他口误将成语历历在目说成 幕幕在历 ,他也很自信地表示: 我就是要这么说,跟人家走不一样的路,你看Duang~也是我说的呀! 现场学生也给予热烈回应。

成龙自小武行出身,学习一直离他的世界很遥远,过去也罕见他与大学生有深入的交流。但这次发行新书,他却选择了清华大学作为新书发布会的地点,成龙说: 以前从来不敢去大学讲课,面对这些大学生,其实我是无语的,因为我什么都不会。以前我什么话哗的就说了出来,所以常常说错话,然后媒体就会每天、每年的一再重播,影响了我的家庭。现在我不会这样了,会小心的去说话。 成龙透露愿意出版这本书,除了希望能够让更多的人了解到真实的自己,也希望媒体不要去乱猜、乱写、断章取义。

成龙:为了孩子才娶林凤娇

成龙在书中提到林凤娇是 一生至爱 ,但回顾过去几年,成龙鲜少在公开场合谈论林凤娇。提及如今为何有此转变,成龙表示过去非常不信任女人,女人在他身边都是为了骗钱, 那时候一不留神就有了小房子,感觉像被逼着结婚了。婚后我每个月也就固定给生活费,一直想尽办法要离婚,还想把钱弄到瑞士去,离婚也不让她分到一毛钱,我以前就是这么坏。 但经过这么多年,成龙坦言很感动林凤娇对自己的支持,也看到她是怎么照顾小房子,觉得自己以前错了, 我说我跟娇姐现在是没有爱情了,但感情更重了。

成龙与林凤娇在一起数十年,他说自己最欣赏林凤娇不交际、不爱虚荣、也不八卦的个性。但当年两人会结婚的原因,成龙直言完全是因为有了孩子, 当时我有很多女朋友,我还在挑选谁最好,但她怀孕了,我就说那生下来吧! 成龙进一步透露在林凤娇的心中,一直以来是 房祖名为主,成龙为辅 ,林凤娇的心思基本上都放在儿子的身上, 但我曾经跟她说过别这么纵孩子,因为孩子长大会离开她,最后在沙滩上牵着她的手的只有我,这是我对她的承诺。 随后,成龙被问到未来对家庭的期待时笑说: 我对妈妈没有期待,儿子则是让他自己发展。经过这次的教训,他整个人变乖了,吃完饭也会把碗放在洗碗盆,耐心也变好的。我曾经跟他妈妈开玩笑说要他半年回去一次。

成龙拒谈小龙女:会伤害她们家与我家

成龙在活动上畅谈林凤娇与房祖名的生活点滴,但在现场被问到 小龙女 遭到吴绮莉家暴的事情,成龙却表示: 我不方便说这个,这个事情会伤害她们家,也会伤害了我家。

现场对话截录:

白岩松:你演戏这么多年,受了几次伤?以前没钱,没钱买护具容易受伤,那有钱后怎么还受伤呢?

成龙:我拍戏受伤无数次,其中三次最严重,一次摔断了腿,腿整个都翻了过来;鼻子断了两次半;耳朵也受伤了,现在听力不太好。以前我们拍戏特别的拼,没钱的时候,得靠自己去拼命,那时候拍摄电影《红番区》,整个人都受伤了,下半身都坐在轮椅上,但我还是得继续拍,镜头就只拍上半身,一样继续打。等到有钱之后,观众喜欢看我摔、看我玩命,所以我就只能继续打,但我现在还可以再打五年吧,只是以后会比较小心。

白岩松:你觉得自己跟李小龙对打,谁会赢?

成龙:让他赢,因为他已经死了。其实你说跟很多人比,你没办法最强,你能说你比李小龙强吗?走人家的路很容易走,但我永远会跟人家走不同的路,小时候我就是如此。当年李小龙过世以后,只要会功夫的人都可以演男主角,但当时每个导演都要你做李小龙的动作,即使当了男主角,在海报上的名字永远都被叫做 李小龙第二:成龙 ,永远都是这样。后来,遇到袁和平,我就想说要拍不一样的喜剧,李小龙踢高脚,我踢矮脚,后来终于成功了,受到大家喜欢,这才成了名。

白岩松:书里写到林凤娇说你是 人傻钱多 ,那时候是怎样花钱?

成龙:我记得那时候我在加拿大温哥华逛街,路过一个表店,店员一直招呼我进去,我一开说NO,NO,但店员一直说很喜欢我,拉我进去,又给我倒咖啡,又说喜欢我的电影,我那时候特别不好意思,刚好当天带了三个助理跟一个成家班的兄弟,我就想说好吧,给他们每个人买个表,但给成家班的孩子买一个手表,那其他成家班的成员怎么办呢?最后我只好每个人都买一个,花了50多万元,这是30多年前的事。

白岩松:听说你年轻赚了钱后,曾经表现的特别讨厌?

成龙:我那时候很讨厌的。以前身上只有五块钱,去酒楼喝茶都吃别桌剩下的菜,很穷。后来片酬变300块,再隔一阵子片酬就变成450万元,一夜致富让我感觉相当风光,走路都特别的混。有次我就带着一票的成家班去了表店,进去就要了最贵的表,现在回想起那幅模样特别讨厌。后来去了美国拍戏,人家问我是谁,我说我是Jacky Chan,人家反问我Jacky who?问了好几遍,我名字越说越小声。后来才觉得在美国没人认识我,也没有人听我说话,把我整个人的信心打垮。回到香港,我才慢慢去改变,尤其是在《南斯拉夫》之后,我受了重伤进医院,霎时我觉得自己幸好没死掉,同时也觉得自己到底为这世界做了什么,后来我才开始成立基金做慈善,慈善教会我做人。

白岩松:听说现在的成龙特别爱管闲事,有被人认出来吗?

成龙:我觉得自己不好,可以关在门里说,但拿出去讲我会不开心。我带很多外国人到中国拍戏,他们在北京最常说的就是 oh my god ,因为我到这么多国家拍戏,只有中国的车辆是不会礼让行人,即使是绿灯,他们也不会让行人。有天我在大望路走来走去,前面在堵车,绿灯的时候我就故意走过去,这时候有辆车没停就开了过来,但因为我有准备,跳了起来 碰 的趴在他的车头,我后来跟他说话,驾驶怎样都不理我,这才发现车头竟然扁了。经过这件事,我是希望大家能够去守规矩,由学生来以身作则。我希望中国快点好,快点有规矩。

白岩松:今天是你的61岁生日,你未来的愿望?

成龙:平平淡淡、健健康康,希望能够一直拍戏,为社会与地球做更多的事情。其实我也没有更多的索求,只希望自己不要有太多病痛,因为我现在的肩与脚不能坐太久跟站太久,肩膀也还等着要开刀,像我们这种人,都是不到最后一刻不会去医院,因为我们一看到针就抖。

白岩松:你在书中有一张一家三口在雪地上的合照,林凤娇看起来特别的开心,以后会抽更多时间陪伴她吗?

成龙:怎么说呢?其实我可以跟她维持这么久是距离产生美。我希望是啦,但我未来的八年是不太可能。我记得会有那张照片,是因为在澳洲雪山拍戏的时候,我儿子给我打电话,跟我说从来没见过雪,挂电话后我一直在想这件事情,之后我就叫阿娇把房祖名带过来。当时阿娇说不行,房祖名还要上课;但我说课可以补,我只有现在有时间陪他,阿娇就带着他来了。他们来的时候,我看着房祖名下车,等着他过来拥抱我,没想到他看到雪,直直的就躺在地上,躺了五分钟,我那时候还想说就是雪呀,有什么好躺的呢,他的妈妈就在旁边呵呵地笑。

《成龙:还没长大就老了》由成龙自述经历,他的朋友、曾在华谊电影公司工作过的朱墨整理,从筹备到成书前后历时3年,也是成龙第一本谈自己的中文书。成龙说: 我是武行出身,这辈子都敬重有学问的人。对我来讲,写书是值得敬畏的事,不会轻易去触碰。2012年,我的朋友朱墨提出一个想法,她希望站在旁观者的角度,记录下我几十年来经历过的故事,不只是去说那些 高大上 的东西,而是客观还原人生,我答应试一试。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