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男装周上 这些品牌很个性但又相当实穿(组图)

Public School把14大道作为了延伸台道,让社交网络上的粉丝首先欣赏了新系列作品。图片来源:Credit Drew Anthony Smith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这些天,独立时尚品牌在纽约男装周上采取了一个颇具讽刺意味的举动——戴着运动假发的模特走在秀场上,让人分分钟想到了劳伦斯·威尔克(Lawrence Welk)——我们该如何看待这个现象?

劳伦斯·威尔克出生于一个贫寒的北达科他州农村家庭,他的父亲是德国移民。威尔克因为出演 20 世纪的一部常青剧集变得家喻户晓。

长期以来,巨力多( Geritol )都是这部剧集的赞助商之一。巨力多是一种治疗缺铁性贫血的营养补充剂。这是不是也预示着本季纽约男装周即将迎来打鸡血的全盛时代?

就最初几天的秀而言,本季并没有太多令人眼前一亮的作品。诚然,业界对于重整旗鼓的纽约国际男装周充满了期待;另一方面,鉴于最近欧洲秀场的巨大成功,整个时尚圈都睁大眼睛期待着能在纽约看到一些足以载入史册的好创意。

不过,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是收获了一些好作品,尤其是那些剑走偏锋的独立品牌。举例而言,全新品牌 Krammer & Stoudt 的设计师迈克·鲁宾(Mike Rubin)为我们带来了一个幽默感十足的系列,他的创作灵感来源于德国新表现主义艺术家马库斯·吕佩尔茨( Markus Lüpertz )以及自己在加州奥兰治县冲浪的童年时光。在周一纽约男装周之前,没有任何人听说过 Krammer & Stoudt 这个品牌。

Krammer & Stoudt 的作品杂糅了许多元素,与时下热门的“运动休闲装”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你可以看到无领夹克和有着睡裤一般宽大下摆的裤装。“你可以在冲浪后穿上这样的灰色针织棉套装赴宴,”鲁宾说。 CWST全新系列。图片来源:Stefania Curt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洛杉矶品牌CWST的设计师德雷克·布塞( Derek Buse )和约·萨德勒( Jo Sadler )从西北部溜冰文化中汲取了大量灵感,他们推出了一个脏乱差风的“考究流浪汉”运动装系列,整个系列新品诡异得恰到好处,不禁让人联想到日本男装的设计风格。布塞和萨德勒在设计时采用了意大利和日本进口的材质,成品显得宽大、违和感满满(细条纹拼接迷彩)、层次凌乱,穿在模特身上也颇不合身。

印有宽幅缎格的羊毛超短裤看似乎只有入狱的小丑才会这么穿。穿着褶皱及膝羊毛大衣的模特仿佛刚在西雅图经历了一场倾盆大雨,还没来得将衣服捂干。然而,许多时尚评论员还是盛赞了这样的设计。

我们从年轻设计师大卫·哈特( David Har t)设计的格子花纹夹克和裤装、软呢上衣、麂皮牛仔夹克和双排扣套装上看到50年代“蓝调之音”的独特风味。当年的“蓝调之音”唱片公司捧红了一系列著名的爵士歌手,其中就包括约翰·克特兰( John Coltrane )。弗兰西斯·伍尔夫( Francis Wolff )为这些爵士乐手拍摄了照片,瑞德·迈尔斯( Reid Miles )则为厂牌设计出了无数经典的专辑封面。

哈特对于经典的解构既大胆又让人印象深刻(特别是哈特从 2013 年才开始自创品牌),仿效经典或许是安全的一招,但在致敬的过程中诠释出创意,也让人看到了哈特的野心。 David Hart。图片来源:Erin Baian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与劳伦斯·威尔克风格最相近的当属卢西奥·卡斯特罗( Lucio Castro ),他的设计作品俨然是一系列病态元素的堆砌:高领毛衣、裤裙、方格衬衫和五颜六色的蓬松夹克。他使用的颜色从苔藓色、烟草色跨越到病房粉和酸绿色。

该系列作品的灵感来源于上世纪 70 年代在英国巨石阵旁露营的嬉皮士摄影师和摄影师。卡斯特罗竟然从上世纪游荡于英国乡野的这群肮脏、灰头土面、疾病缠身的瘾君子身上寻找创作灵感,这种创新精神让人着实钦佩。

“两款法兰绒套装、一款海军贵族斜布纹夹克,来自意大利的白色衬衫,总共 6 款造型:这就是全部,”周二秀展前,Duckie Brown 的设计师斯蒂芬·考克斯( Steven Cox )在后台说。

诚如他所言,考克斯为我们带来的是一支让人意犹未尽的时尚俳句。当天观秀的都是时尚界最有影响的人物,考克斯却为他们带来了一个仅包含 6 款新造型的系列,着实为他的自信捏一把汗。

尽管如此,考克斯和他的拍档丹尼尔·希尔福( Daniel Silver )还是很好地掌控住了局面,绝佳地展现出时尚短小精悍和自我演绎的一面。 Steven Cox(右)在后台为模特调整衣服。图片来源:Nina Westervel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如果周一观秀嘉宾没有被约瑟夫·艾宝德( Joseph Abboud )炼狱般的秀折磨得心底发凉的话,他们可能也不会为接下来达克·布朗( Duckie Brown )主打的截然相反的简约风所惊艳。

这是艾宝德回到自创品牌后(于 1987 年创立,2005 年离开)的首秀。艾宝德为我们带来一个豪华、繁复到极致的定制西装系列,然而这一切又显得用力过猛,即使是最有才华的造型师比尔·马伦( Bill Mullen )也无法挽救局面。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他能够在一枚羽毛胸针上玩出这么多花样。

观秀嘉宾包括演员拉塞尔·托维( Russell Tovey ),目前正在出演百老汇舞台剧《桥上一瞥》( A View From the Bridge );演员安迪·科恩( Andy Cohen );以及新英格兰爱国者队的外接朱利安-埃德尔曼( Julian Edelman )。每个人都静静地观看着这场回光返照的优雅西装秀,有心人会发现这些作品与艾宝德 80 年代的顶峰时期作品几乎如出一辙。

当威尔·查尔克( Will Chalker )和肖恩·奥普瑞( Sean O"Pry )穿着灯芯绒长裤和带有波纹开衩的方格纹套装走上T台时,埃德尔曼的眉头紧锁。整场秀下来,不少前排观秀嘉宾也总是不自觉地走神。 Joseph Abboud。图片来源:Firstview

历史是时尚圈的一片危险之地,它能够为设计师提供创作源泉。你可以将自己的设计与经典之作进行对照。有趣的是,约翰·瓦维托斯 ( John Varvatos )就是黑胶唱片的铁杆粉丝。 设计师需要记住的一点是,必须找到合适的切入点。

瓦维托斯将自己的新系列命名为“摇滚已死?”对于这个古老的辩题,你肯定有属于自己的答案。值得一提的是,瓦维托斯将秀场搬到一间设计工作室中,这间工作室曾是著名的朋克摇滚俱乐部 CBG B的所在地。当嘉宾观看穿着猎豹花纹毛衣、羊毛大衣的模特行走在这个位于郊区的摇滚圣地时,说实话,我们完全看不到摇滚音乐还有什么活力。

尽管如此,这个新系列可能是瓦维托斯近几季度以来最棒的设计。我们可以想象到早期摇滚老炮可能穿的就是这样的青果领鲨皮呢套装——当然不是在滚石乐队或者齐柏林乐队身上,而是在早已被人遗忘的 80 年代朋克摇滚乐队 James White and the Blacks 的主唱詹姆斯·钱斯(James Chance)的身上。 John Varvatos 2016秋季男装系列。图片来源:Credit Casey Kelbaugh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设计师最新作品的好灵感通常来自于别人的启发。模仿可能是最好的恭维方式。“我把这比喻成出门取牛奶,”设计师迈克尔·科尔斯(Michael Kors)在周三早间说道。当你出门时,为什么不顺道汲取一些好点子呢?

科尔斯向我们展示的罗纹羊绒针织裤与意大利设计师早先生产出来的作品以及最近在佛罗伦萨男装展上的一系列作品都有相似之处;在腰包和挂颈手机包上面,我们能够看到 Miuccia Prada 的影子;轻薄运动夹克也很像是十年前 Comme des Gar?ons 就曾推出的羽绒服款式。说实话,时尚绝不是凭空创造。 Michael Kors。图片来源:Erin Baian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有时候,时尚好点子与设计本身并没有太大的关联。周二 Public School 推出的新系列就很聪明地展现了这一点。

Public School 新系列作品有很多值得称道的地方。设计师麦克斯韦尔·奥斯本和周道一( Dao-Yi Chow )将鲜明的个人风格植入到作品中,但又是那么的恰到好处。拼贴尼龙裤、不对称拉链海军皮夹克、纹理羊毛裤、丹宁束腰外衣、平顶痞子风斯泰森毡帽都是Public School对新都市风的绝佳解读。

比衣服本身更具引人注目的是秀场布置。Public School 新系列展台位于纽约肉库区牛奶影城的底层。空间本身用窗帘划分成了两个区域。一个区域用来进行招待媒体记者和零售商。另一个片区则包括了一个用窗户区隔的后台,街上的人能够清楚地看到后台的一举一动。

一大早,Public School 社交网络上的死忠粉就已经开始在警戒线外排起了长队,只为占据一个看秀的好位置。当秀正式开始时,罗伯特·西博思( Robert Sipos )、阿多尼斯·博索( Adonis Bosso )、费尔南多?卡布拉尔( Fernando Cabral )等一众超模径直走上了位于西 14 大街上的临时延伸台道。

Public School 颠覆了时尚圈的陈规。设计师让嘉宾在秀场里等待的同时,街上的那些孩子以及 Public School 在 Instagram 上的 15 万粉丝首先看到了新系列作品。

(翻译:韩宏)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