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雪 不介意被说“红三代”,那是事实

出道以来,韩雪大多以文静、美丽的“乖乖女”形象示人,但在近期热播的真人秀《跟着贝尔去冒险》中,韩雪可谓豁了出去,不仅挑战各类野外生存项目,还要面对生吃蚯蚓这样的难题,节目中也有不少哭得涕泪交加的场景。由于没有吃蚯蚓,韩雪还受到贝尔的惩罚,让她戴上装满肉虫、蛐蛐、蚂蚱等各类昆虫的帽子20秒。韩雪笑言,生活中的自己其实是一个特别不敢冒险的人,接下这个节目完全是一时冲动。而在这些“冒险”经历之后,韩雪又退回了原来的生活,就如她所说的,哭了一个月,实在有点不好意思,但是“该哭就得哭,该害怕就要害怕,睡一觉一切就都翻篇儿了。”

我是红三代我挺光荣的

新京报:你曾在微博透露爷爷是名红军,介意大家谈论你的“红三代”背景吗?

韩雪:不介意。因为事实就是那样的,我觉得还挺光荣的。每个艺人身上都会有点有的没的话题,这个(红三代)贴上也挺好的,总比给我贴一些乱七八糟的标签好。

那次惩罚,是照死罚的

这辈子做不了女汉子,该哭就得哭

新京报:《跟着贝尔去冒险》播出后,你因为要吃蚯蚓被吓哭那段,引来很多网友吐槽,连你自己都在微博上调侃“哭了一个月,有点不好意思”,但后来感觉你表现越来越好,是慢慢适应了?

韩雪:我也没想到吃蚯蚓那段观众会有那么大的反应。刚开始录制的时候我可能是心理建设还没有做好。录制的内容导演组根本不会提前告诉你,就连女生因为生理周期问会不会有涉及水的环节,都没有人说。

新京报:因为你拒绝吃蚯蚓,导致贝尔用装满各类昆虫的帽子惩罚你,对你来说这算不算克服心理障碍的节点?

韩雪:那次是照死罚的。我听说本来准备的是大米,后来贝尔拿出来的是虫子,中方团队都惊了。我以前就害怕这类东西,看都不能看。这次惩罚把我吓住了。

新京报:你还挺少参加真人秀的,这次怎么就决定加入这么一档还挺激烈的节目?

韩雪:我很多做纪录片的朋友很喜欢贝尔,但我确实对户外运动不是很感兴趣,找我的时候他们说节目组中方英方的工作人员都是纪录片团队,我觉得很靠谱。我以前很保守,游乐场都不敢去,想着如果是跟着靠谱的团队进行野外生存至少安全有保证。

新京报:节目中张钧甯还挺女汉子的?

韩雪:我俩很像的是都喜欢操心,不同的是她不喜欢示弱,我就觉得哭了就哭了。我也不想做女汉子,该害怕的时候我就是害怕啊。

不演偶像剧,因为太假

接主旋律更要慎重,不然爸妈会批

新京报:现在大批的明星都开始参加真人秀了,也有人觉得真人秀对演员来说是不务正业?

韩雪:我可务正业了。真人秀不能当饭吃,要是有人问你你这辈子做什么了,总不能说我拍了很多真人秀吧。

新京报:现在还有你特别想演的角色类型吗?

韩雪:我想演坏人,但一直没人找我演(笑)。不过说实话,电影里可以演反派尝试一下过过瘾,电视剧里还真不太敢,因为电视剧的观众代入感太强,怕被人误会,电影观众相对理智一些,演个坏人没准大家觉得你演得还挺好。

新京报:女演员年轻的时候一般都爱拍拍偶像剧,你基本也没拍过?

韩雪:我不太会演偶像剧,有点假。而且一部剧要是就一天到晚地谈恋爱,好像也没什么营养。

新京报:是不是最近你接主旋律题材比较多?

韩雪:其实我接主旋律剧特别慎重,因为坑比较多,万一拍成那样(雷剧)我也不好交差啊。如果我演一部胡编乱造的戏,我爸爸、妈妈看到肯定不行。

新京报:家里人会特别关注你的剧吗?

韩雪:会,家里人可挑刺了。《巨浪》播的时候,我家里人就问,拍平型关大捷,你真的去了吗?我说没有,然后我家人说,电视里的地形确实和当时不一样。而且还说了里面的学生团身材问题,说当时没有吃得那么好的。我大姑前两天还发微信给我,我不是上节目和金星说起那个不吃蚯蚓的事嘛,然后就有好多评论,我大姑说咱们不炒作这事啊,我说这不是我想的啊,我大姑是中央党校的教授。

零绯闻绝招,少得瑟呗

所以做演员,没给我带来什么困扰

新京报:你出道以来一直是零绯闻,怎么做到的?

韩雪:因为没有找圈内人谈恋爱,所以就没有绯闻。我的感情一直很稳定,大家之所以不知道,是因为我不喜欢秀恩爱,我一直相信“秀恩爱死得快”这个道理,我希望低调处理自己的感情。

新京报:而且你好像也没有被偷拍到过什么?

韩雪:你说能拍什么?我觉得没事也不用非得在机场两个人拉个手,就是吃个饭也不会有人拍。我生活中很少化妆,戴个口罩就出门了,有时候在上海打不到车也去坐地铁,也没人能认出来。演员这个职业没有给我的生活带来什么困扰。

新京报:既然感情、事业都稳定,有升级当妈的计划了吗?

韩雪:该升级的时候肯定会,但不会告诉大家(笑)。即使当了妈妈,我也绝对不会晒娃,更不可能带小孩上真人秀,因为我觉得这样对孩子的成长一点好处都没有。我小时候就是人群的焦点,压力很大,我觉得让小孩健康快乐成长就好。

新京报:你在感情中也是这么理性吗?

韩雪:对,我只有拍戏的时候感性,其他时候都很理性,永远是去同样餐厅点同样的菜,摩羯座嘛。我是一个积极的悲观主义者,即使谈恋爱,也没想过一定会白头到老,而是先设想如果分开会怎么样,也许是各种可能都想好了,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儿。而且我翻篇儿特别快,如果特别生气,睡一觉就好了。

新京报:就是你整体感觉其实是给人有一点距离感的?

韩雪:我没有太强的娱乐精神。外表看上去是很高冷的,特别熟了才会疯玩,所以是会让不熟的人觉得有点距离感。而且我也不太会聊天,一般拍戏的时候也是别人聊什么就跟着聊什么。

英语不能临时抱佛脚

每天作业要做三小时

新京报:真人秀里感觉你的英语说得不错,是特别学习了吗?

韩雪:对,我每天英语作业就要花三个小时。英语不能临时抱佛脚,这一年我没有一天找过任何借口不做作业。我的英语老师教过很多艺人,很多人三四个月就放弃了,因为他很严厉。我找到这个英语老师是因为我在朋友圈里看到有人在吐槽他,说这个老师怎么逼她。我说现在还有这么好的老师吗?大部分老师是不太愿意虐待明星的,放水很厉害。但这个老师就特别负责任,我后来把刘语熙、张博都介绍给他学英语了。

采写/新京报首席记者 刘玮

SourcePh" >

更多详细新闻请浏览新京报网 www.bjnews.com.cn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