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二孩”元年新春的喜与忧

新华社南京2月8日新媒体专电(记者赵久龙)“这10万元"社会抚养费"我们年前都准备好了,没想到赶上政策放开,这一下子全省了,你看我们一家人今年过年多高兴啊。”来自南京市六合区的凌忠义再过半年将“惊喜地免于罚款”迎来自己的第二个孩子。

2016年1月1日起,国家全面放开“二孩”政策。这是继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启动实施“单独二孩”政策之后,为适应经济社会发展新形势,我国人口与生育政策的又一次历史性调整。

“听到这个消息,我婆婆就一直撺掇我们来年再生一个。”去年底刚诞下一名男婴的李虹告诉记者,“今年家里添丁一起过年,我公公婆婆别提有多开心了。但婆婆喜欢孙子"上了瘾",还想再要一个。”

长期在工地承包工程,肯吃苦,凌忠义目前已拥有两台自己的挖掘机。“我已经有了一个女儿,工作也很忙,本来不准备再生了。但我妈想抱孙子,甚至说要帮我们给这个"小猴崽子"缴纳"超生"罚款,所以我们小两口就从了,没想到也不用交罚款了。”

不同的是,随着国家全面放开“二孩”政策,许多家庭却在这个春节里陷入“幸福的烦恼”。“政策”允许但“经济”不同意,想生却又不敢生,成为很多家庭“甜蜜的忧伤”。

“房价这么高,物价也一直在涨,工资却涨得不多。我们已经生了一个儿子,经济压力太大,暂时不想再生了。”来自江北的小刘目前和妻儿一起居住在南京城区,他告诉记者,等过几年老家拆迁之后,经济压力可能会小一些,到时才敢考虑“二孩”。

除夕前刚回老家过年的刘华明已经在外打拼了五年,外派非洲两年之后,目前在上海从事地铁配件售后服务工作。“我刚刚结婚,正准备要孩子。如果第一个是个女儿的话,还会考虑再生一个。但如果是儿子的话,就不打算再生了。”

南京市栖霞区尧新社区处于城郊接合部,该社区“985大学生村官”赵阳告诉记者,他们春节前曾电话调研该社区400多户“80后”“90后”家庭生二孩的意愿。“结果让我们感到很意外,目前有生二孩意愿的家庭只有5户左右。”

专家认为,独生子女家庭是高风险家庭,孩子被高度聚焦,而促进孩子健康成长及提高家庭抵御风险的能力为民众所期盼。有调查显示,愿意生二孩的原因中,“给孩子找个伴”和“防止意外”占比近2/3。

来自南京市江宁区的王磊和毕海静于2014年12月结婚,去年4月28日,两人迎来爱情的结晶。“我想要再生一个,两个孩子有个伴嘛。但她不想,因为怀孕、分娩的过程太痛苦。”

“我老婆想生儿子,我还是想生个女儿。”刘华明告诉记者,“在乡下大家常开玩笑说,儿子是"建设银行",女儿是"招商银行",一儿一女才"平安"嘛。”

但也有些痛只有女人才知道,一生不愿再来第二次。“宝宝生下来,看到他很激动也很欣喜。我本来准备顺产,后来折腾了三天却没生下来,不得不临时改选剖腹产,那段过程特别痛苦,这辈子真不想再来一次了。”毕海静说。

“很多人在谈论老龄化社会来临、劳动力供给不足、人口红利消失、二孩养育成本高企等问题,这帮助大家认识到,人口对于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是一个很重要的变量。”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学教授程平源说,“国家宜逐步加大公共领域支出,减轻二孩家庭的养孩、教育和住房等方面的负担。”

作者:赵久龙来源新华社)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