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商基金童立:负利率时代的博弈与出路

1月29日,日本央行意外宣布实施负利率,宣布当天日本股市大涨,日元暴跌。但随后在中国春节期间,日本股市大幅下跌,一周跌幅超过10%,同时,日元不但未跟随央行继续大放水而贬值,反而升值到了2014年的水平。

负利率本身并非新鲜事物,欧洲央行早在2014年便开始实施负利率,但日本作为全球主要经济体中第一个实行负利率的国家,其意义非比寻常。

金融危机至今七年,我们经历了一个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阶段:全球央行持续放水且通缩。

华商价值共享基金经理助理童立表示,从现在的效果看,各国持续的宽松有两方面的作用:对经济有一定促进作用,同时避免了剧烈去杠杆和经济崩溃的痛苦,为全球经济新发展换来了一定时间;随着宽松的持续加码,各国已从应对危机所需的宽松范畴走向愈演愈烈的竞争性贬值,并开始祭出负利率的大杀器,博弈慢慢走向“囚徒困境”。

要解决目前的困境,必须找到全球经济增长的新源头,他认为有两个思路:其一在于技术创新或革命;其二在于提高全球的“城镇化”程度。前者的出现难以预测,而后者的实现则需要各国携手,尤其需要现今世界第一和第二大经济体的美国、中国能从侧重博弈转向侧重合作。

目前市场很多人担心2008年甚至1929年重现,但童立认为,任何已被讨论的风险都不会成为真正的风险。具体到中国而言,在全球分工中,中国的产业定位仍然偏向中低端,产业升级的空间仍在;国内城镇化率、居民收入消费仍有提升空间;政治上,中国的主权独立一直是最最核心的国家诉求。因此,与只能被动等待的日本相比,中国未来发展的空间和主动性都不可同日而语。他表示,同时我们也应正视改革和转型的复杂性和难度,对中国而言这是一场考验魄力和耐力的赛跑。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