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我走》:所谓活下去只是一个谎言

原标题:《别让我走》:所谓活下去只是一个谎言

眼下又是新一季日剧的开局时,众多本土原创或漫改剧集中,有一部改编自英籍日裔作家石黑一雄小说《别让我走》的同名剧集格外引人注目。美国导演马克罗曼尼克5年前拍了一版口碑相当不错的电影版本,而故事当中关于复制人是否拥有与人类同等的生存资格、是否应该被任意处置生命等医学伦理问题的探讨,让这部剧的主题陡然从小情小爱的窠臼中跳了出来。

此次日剧的故事设定与电影版相似,在一个与世隔绝的阳光学院里,孩子们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只是被动接受教育,唱看似阳光友爱的歌曲,画画是唯一的决定性的才能。中间尝试挑战过这个理念的学生神秘消失,有过质疑的外来教师也被驱逐离去。直到有一天,校长宣布他们其实是作为捐赠人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也就是说当他们的原生人因病需要接受器官移植治疗的时候,才是他们人生意义得以展示的时候。

所以,他们的命运程序从诞生的那一刻就被写死,再无转圜的可能。剧集一开始展示的是女主人公在捐赠之前担任看护工作,专门为那些已经捐出一部分器官,但仍活着的复制人提供医疗照顾,直到他们再无可捐,走向死亡。实际上石黑一雄的原作品并无电视剧中的科幻感,电影版也拍得充满低沉灰暗的英国乡间色彩,从复制人自己的视角来回顾人生,抗争命运,陷入无法摆脱的悲剧。故事发展到后来他们渐渐开始为自己寻找生存的意义,仅仅为了能够跟爱人多相守几年,他们会竭尽全力,赌上尊严,无功而返,而用日剧的长度和拍摄手法处理此类题材,不失为一种新尝试。

也正是因为这样暗黑低回的探讨,三个年轻主演还没有来得及展开诠释和演绎,《别让我走》 的开局收视垫底,一向以甜美纯真形象示人的绫濑遥此次转型暗黑并未如她在《白夜行》中一般成功。但显然随着故事的推进,三人的情感纠葛展开,命运开始有了挣扎与湮灭,我们还是可以对此有所期待的。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