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琳:曾经引领流行,现在不跟流行

 程琳是谁?很多小朋友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但是很多小朋友的爸爸妈妈,都是听她的歌长大。《小螺号》、《妈妈的吻》这些歌是太多70后、80后的摇篮曲,而《酒干倘卖无》、《信天游》、《新鞋子旧鞋子》这些歌又是一代人的青春记忆。作为第一代中国内地流行歌星,程琳这个名字实在是久违了,日前她低调“回家”,回到曾经挥洒过青春梦想的广州,参与录制广东卫视2015新春电视演唱会《金曲集结号》,再次唱起当年引领出“西北风”的《信天游》,并接受了信息时报记者的专访。


 已经转身成二胡演奏家的程琳近年致力于二胡和摇滚乐、爵士乐以及世界音乐的融合,她笑说早年引领潮流,现在不去跟潮流,不会去写那些大家一边看不起还一边跟着唱的“神曲”。她也感慨现在已经是音乐的“小时代”,“现在我们有钱了,再也唱不出《一无所有》那样的歌曲”。


 专题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丁慧峰


 《信天游》引领潮流


 从广州吹起“西北风”


 程琳6岁就开始学习二胡,9岁登台演出,十几岁时推出的《小螺号》、《童年的小摇车》等歌曲在当年销量惊人,影响力不比当下的《小苹果》差,算是当年中国内地歌坛年龄最小的第一代歌星。


 之后因为清新纯美的演唱风格,程琳也被誉为“小邓丽君”,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这样的少女歌星奠定了当时的演唱风格,王菲当年就是唱着她的《熊猫咪咪》在中学时期参加歌唱比赛,而毛阿敏、那英等天后都受过她的影响。


 早在1984年,程琳推出专辑《新鞋子旧鞋子》,凭借《酒干倘卖无》、《趁你还年轻》等歌曲摆脱童星形象,之后她南下广州,在这片热土留下了4年左右的青春时光。当年的广东乐坛热火朝天,孕育出太多的新鲜事物,而程琳则是比毛宁、杨钰莹更早的代表人物。


 回想起那段时光,程琳说当年广州有太平洋等录音基地,带出了太多的乐坛潮流,也汇集了太多的音乐人才,而自己的代表作《信天游》就是广东音乐人解承强、刘志文等创作,当时非常大胆地请来香港乐手参与录制,不仅带起了风起云涌的“西北风”,很多北京的摇滚乐手也都是听这首歌来学习演奏技巧,在一定程度上也启发了内地摇滚。


 程琳说那个时候在广州吃得很好,玩得很好,用现在的说法那个时候大家都很酷,很多事情都做得很先锋前卫,当年的专辑《程琳新歌1987》拍成MV,还成为国内第一个拍MV的歌手。程琳不仅在广州留下了诸多金曲,也留下了最早的恋情,还曾经在东湖新村购置房产,所以这次录制《金曲集结号》真的是“回”广州。


 放弃歌星身份


 重拾二胡演奏和创作


 1988和1989年程琳曾两登央视春晚,献唱《信天游》和《好小子》,而在和姜文联袂主演谢飞导演的《本命年》之后,她离开广州转至香港,后来又到澳大利亚,之后在美国加州大学攻读现代音乐、作曲等课程。之后的程琳放弃了歌星的身份,重拾最早的二胡,并致力于二胡和摇滚乐、爵士乐以及弗拉明戈等世界音乐的融合。


 她说自己本来的专业就是二胡,只是因为唱歌被大家知道,而出国之后反倒是有时间可以静下来练琴,后来就浸淫在二胡的演奏和创作。程琳说二胡是没有国界的,自己当年在美国拉给乐迷听,他们没有听过这件乐器没有听过那些曲子,但都可以听到哭,所以就坚定了二胡和西方乐器和音乐类型的中西合璧,并由此而诞生出新曲《世界公民》。


 再次回到国内的程琳曾推出专辑《回家》,虽然近些年也参与《梦想星搭档》等电视综艺节目,并带着养女可儿一起亮相,但程琳更多的身份还是二胡演奏家,而在回到广州和毛宁、陈明、李春波等一起录制《金曲集结号》之前,她才刚刚结束在日本的演出。


 程琳说,像这次让大家看到的《信天游》不拉二胡只是唱,但这首当年的“西北风”名作被自己改编成“摇滚版”,她感慨当年的很多经典都经受过历史的沉淀,因为这些歌曲都是长时间推敲出来的,现在科发达了,但是太多的东西经不起推敲。程琳推荐自己的作品《比金更重》,她说这些作品没有怎么宣传,流不流行不重要,但是这些歌曲拿到国外演出也拿得出手不丢人。


 比起《小苹果》


 更想做经得起推敲的音乐


 除了二胡,程琳还做了童谣儿歌作品集《美德在我心》,她笑着说也知道现在幼儿园的小朋友都在唱《小苹果》,这些年自己也都在思考,当年唱儿歌、唱流行情歌唱“西北风”都是带着流行风,现在不想跟着流行走,自己也在想音乐的处境,以及网络带来的困惑,社会在发展,想该通过什么样的音乐来启发下一代。


 程琳说,自己做的《美德在我心》都是格言式儿歌,只是为了教育,不为商业,肯定不会像《小苹果》那样流行,但自己不想做那种让大家觉得不好但还跟着唱的歌曲,那样就只是纯娱乐,不是音乐。


 程琳笑着说一讲到这些教育的话题就显得非常严肃,还是该轻松一点,《爸爸去哪儿》这样的节目自己也有看,但自己一直在思考的还是为什么像《信天游》这样好的歌曲才可以流传下来。她笑说姜文听到会不会不高兴,当年一起拍《本命年》投资才50万,但是可以在柏林电影节拿下银熊奖,这时候回看也是经典,现在有钱了,花很多很多钱却再也拍不出这样的电影,也再也唱不出《一无所有》这样的歌曲。


 曾经经历过大时代的大风大浪,现在是“小时代”,程琳坚称虽然大家心境变了,但真正的艺术永远不会过时,就像二胡曲子可以一直听,自己要做的还是能够经得起推敲的音乐。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