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媒体走转改)春节红包大战,我们离数字货币还有多远?

新华网北京2月16日电(记者 屈绍辉)当红包变成了一种时尚,当红包变成了春节的主旋律,我们不得不感叹,面对一年年的春节,我国也在悄然发生变化。

记者最早使用网络红包,是在2014年的春节,当时人们把“抢”来几分钱当成乐趣。如今,红包已不再是小孩子们的“专属”,红包金额越来越大,产品越来越丰富,微信的红包照片、拜年红包,支付宝的集“五福”等,变成了父母、朋友、同事节日期间情感的问候。

数据显示,2016年春节,除夕当日,微信红包参与人数达4.2亿人,收发总量80.8亿个,3年狂增505倍;QQ红包的参与人数3.08亿人。收发总量22.34亿个,90后占到了75%以上;支付宝“咻一咻”抢红包活动总参与3245亿次,共有近80万人集齐五福红包,三四线城市参与用户占比64%。

的确,为了春节的“红包大战”,BAT们使出全身解数,筹备实战多时,中国传统习俗步入了“数字化时代”。同时,红包的派发和提现需求,促进了银行卡的绑定,相应的消费、支付、金融等服务也随之繁荣,线上线下消费链打通,新商业生态正在搭建。

事实上,春节红包大战也是互联网巨头和移动支付市场技术、实力竞争的一个缩影。如今,伴随着互联网+场景的发展,越来越多的行业如餐饮外卖、打车租车、商超生鲜、旅游等相继进入了移动支付时代。

可以说,移动支付的地位很大程度上决定其在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地位。支付作为基础,可以在O2O、线下、社交等场所扮演多重角色,是移动互联网与线下商业结合的载体,移动支付已成为互联网巨头发展新用户的重要渠道,将迎来爆发期。

当前中国第三方支付以及互联网金融市场的规模已超过10万亿,监管难度越来越大,支付方式发生的巨大的变化,给我国带来新的机遇和挑战。

1月20日,央行召开的数字货币研讨会坦诚,在我国当前经济新常态下,探索央行发行数字货币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央行行长周小川日前也表示,“作为上一代的货币,纸币技术含量低,从安全、成本等角度看,被新技术、新产品取代是大势所趋。”

然而,数字货币的发展并不是朝夕之事。从内含上看,数字货币的发行同纸币一样,其关键性技术如国家秘密至关重要,未来将运用包括密码算法在内的多种信息技术手段,来保障数字货币的不可伪造性;从货币的运送保管方式上看,数字货币从物理运送变成了电子传送,从央行的发行库和银行机构的业务库变成了储存数字货币的云计算空间。

可以说,不管从网络安全、技术水平,还是从法律制度、人们理念等,数字货币真正从理想走向现实,或许还有很长的路。

2016年,互联网红包开启了2.0时代,更多的商业生态、商业文化正在形成,虽然这离全民数字化时代还远,但这将为我国探索数字货币发展积累经验、奠定坚实的基础。

作者:屈绍辉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