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再现负增长日本央行近期或加码宽松

本报记者 姚瑶 上海报道

日本内阁府2月15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该国第四季度实际GDP季环比初值-0.4%,预期为-0.2%。年化季环比初值-1.4%,预期为-0.8%。日本经济时隔两个季度后再次出现负增长。

疲软的经济数据及金融市场的动荡,使得各界对于日本央行加码宽松的预期再次升温。日本央行将于3月15日召开下一次货币政策会议。

日本再现负增长

对日本经济最大的拖累是民间个人消费。外需对实际GDP的贡献环比增长了0.1%,而内需则萎缩了0.5%。具体来看,个人消费环比萎缩了0.8%,家庭消费萎缩了0.9%,民间住宅支出萎缩了1.2%。

有分析指出,个人消费数据不佳与暖冬有关,不过最大的因素还是该国加薪动力不足。截至2015年,日本实际工资连续四年减少。

“个人消费的疲软对于日本经济具有破坏性,说明日本消费者对于未来的信心进一步恶化了。”Japan Macro Advisors首席经济学家大久保琢史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主要原因在于加薪速度缓慢,似乎日本企业并没有落实政府发出的加薪呼吁。看似2015年第四季度的工资增速为0.3%,但剔除通胀后,几乎为零。”

该首席经济学家认为,近期加薪情况不会有太大改善,因为近期日本的金融市场出现了混乱。

日元升值超过其理论价值

在中国春节期间,全球金融市场出现大幅震荡。受避险情绪推动,日经225指数全周累计下跌超过10%,创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大周跌幅;日元兑美元上两周则累计上涨近7%。这使得在1月底日本央行刚宣布的负利率政策对于市场的作用显得昙花一现。此外,日本基准10年期国债收益率首次跌破零,创下七国集团经济体国债收益率前所未有的低位。

“全球的避险情绪让作为避险资产的日元升值,这抵消了日本央行刚宣布的负利率政策的正面效应。如果对于全球性衰退的担心升级,那么资金将更有可能流入如日本国债等安全资产,这将使得日元进一步升值超过其理论价值。”瑞银日本资深经济学家青木大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青木大树指出,根据瑞银的美元/日元模型,基于目前美国两年期国债0.65%的收益率来看,美元对日元的理论值应该在115。

“但在目前情况下,我们预计美元/日元或有进一步跌至105的风险。”青木大树说。

日元汇率近两周的涨幅创1998年以来新高。管理约2.4万亿美元资产的花旗下属机构State Street Global Advisors Inc.指出,该公司正买入日元、抛售美元。花旗预计,包括日元、欧元和瑞士法郎在内的避险天堂性质货币近期都会升值。

日央行加码宽松的工具箱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经济顾问本田悦朗2月12日对《华尔街日报》表示,如果金融市场持续动荡,那么日本央行近期或召开紧急会议加码宽松。

“我认为目前再次加码宽松只是时间问题。”大久保琢史说,“日本央行有必要在3月的货币政策会议前召开紧急会议,这有35%的可能性。还有35%的可能是他们将等到3月货币政策会议再加码宽松。”

瑞银则预计,由于近期日元走势不甚喜人,日本财政部近期可能会出手干预。不过,货币干预是否有效取决于其是否会结合日本央行的加码宽松,依照日本政府流程,用于干预的资金有三个月的冻结期。

自1993年以来,日本政府共实施过13次货币干预。据瑞银报告指出,单凭货币干预对日元的影响是短暂的,货币干预当天日元100%出现了贬值。不过,后期贬值的概率随时间的推移而不断下降。

“2月底在上海召开的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将是一个契机,若在会上就干预美元近期的贬值趋势达成共识,那么将会对日元走势有很大的影响。”青木大树说,“不过就目前情况看,强势的美元对该国经济产生了负面作用,所以要达成前述共识恐怕有点困难。”

日本央行正不断接近其购债上限。据民生证券宏观研究报告指出,目前日本央行资产负债表中,日本政府债券占资产总额高达85%,而同样量化宽松的美国仅为54%。日本国债余额大约有1044万亿日元,日本央行已经买下其中31%左右,按照目前每月13万亿的购债速度,预计2016年底即可超过40%,考虑到央行所购国债皆为商业银行减持,商业银行对于国债配置也有一定需求,未来量宽或面临一定技术难题,达到“无债可买”的地步。

“日本央行应该集中在量化宽松上,3月的货币政策会议上央行或将进一步加速购买资产,有可能购买地方债及公司债。”青木大树说。

大久保琢史则认为,日本央行应该进一步下调超额储备金的利率至-0.3%,另外还可以通过加倍购买股票来加码宽松。(编辑 李艳霞)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