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三个半(图)

作家文艺出版社作家文艺出版社
张之沪 著

为大时代中的小人物立传,普通百姓悲欢离合的传奇故事,城市平民命运沉浮的心路历程。用诙谐幽默的语言讴歌逝去的青春岁月,以生动细腻的文笔记述永远的真挚友谊。

节目好坏暂且不论,英姿飒爽的女兵们绝对养眼。演出很累,累了就会出汗,出汗就得冲澡。今晚同往常一样,演出归来的女兵们端上脸盆拿上毛巾香皂直奔澡堂。部队澡堂子是上世纪50年代仿苏建筑,尖顶红瓦下是两面坡的木头框架隔热层。女兵们脱了衣服,露出雪白乳胸和柳腰丰臀,正在淋浴喷头下冲得痛快,一个排队等候的女兵忽然指着顶棚尖叫:“上面有动静,好像藏着人!”女兵们顿时紧张起来,喷头统统关掉,所有脑袋一起朝上望,盯了好一阵,脖子都酸了,却再没听见任何动静。

“神经过敏!”

“耳朵有毛病!”

“耗子跑也大惊小怪!”

大家笑骂。那个女兵委屈地说:“人家明明听见了嘛。”话音未落,顶上骤然响起喷嚏声!隔着天花板也听得清清楚楚。女兵们吓坏了,发声喊,争先恐后地逃出淋浴室。保卫干事接到报案,火速赶到案发现场,攀上屋顶钻进隔热层,把灰头土脑的难兄难弟揪了下来,从小流氓书包里搜出螺丝刀、钻头、手电筒等作案工具,还有水壶和吃剩的半个馍。一帮军嫂气不过,一拥而上,你揪头发,我扇耳光,将冯氏兄弟揍了个鼻青脸肿。两个小流氓交代:他俩昨天晚上翻墙潜入女澡堂,在顶层埋伏了一天一夜,实在憋不住,各自在上面屙了泡屎。两个小唐璜被移送派出所,屁股上挨了警察几脚,又在置留室蹲了一宿,第二天被学校领回。消息传开,冯氏堂兄弟一夜间成了名人,走哪都有人指指点点。冯家是城里老户,古城繁衍七代,说起无人不晓。冯老爷子在西大街三鲜煮馍馆掌勺,一辈子勤勤恳恳、谨小慎微,树叶落下都怕砸破脑袋,膝下偏偏得了这俩无廉耻的宝货,真真令人想不通!

冯家兄弟上初中那年,交院盖宿舍楼挖地基,掘出一口清代黑漆柏木大棺材,外面雕刻着蝙蝠、松柏、仙鹤、葡萄等图案,象征福寿禄绵绵瓜瓞。文物局的人接到报告赶来,打开棺材,外面大红锦被尚且完整,里面尸骸已化为朽骨。现场清理完毕,取出陪葬物品,死者入土为安,换个地方重新掩埋。埋棺材的工人图省事,挖个坑浅浅埋了。暴力横行时代,街上流行腰系宽板带,双手戴护腕,黑色灯笼腿,脚下白色运动鞋,名头叫得响的混混多是这身打扮。冯家兄弟想学街头好汉,却苦于囊中羞涩,看到棺材起了邪念。

夜深人静,弟兄俩悄悄潜入学院操场,重新挖出棺材,将两床锦被取出,放在太阳底下暴晒,两床棉胎拿到集市卖了,红绸苏绣被面洗净晾干,缠着巷口奉帮老裁缝缝了两条大红板带,各自系在腰间,耀武扬威地在人前走来走去。风声走漏,听到的都嗤之以鼻:裹死人的东西也贪,这俩货真腌臜!老裁缝晓得真相后,气得操着吴语方言见人就骂:“冯家两个小赤佬,棺材里拖出被头,揭下被面拿到缝纫铺,骗我说是自家的旧东西,让我帮着缝板带。死鬼入土还不得安生,真是造孽呀!老了,老了,害我老头子触霉头,倒灶了。两个小赤佬杀千刀,做这种下作事体,早晚要遭报应!”丑闻传到前进中学,冯家兄弟当天臭了街,全校师生对这俩宝货的评价是:学习成绩差一点,流氓习气沾一点,小偷小摸有一点,厚颜无耻多一点。

“文革”一来,冯家兄弟咸鱼翻身。冯胖子原本有些蛮力,自己引以为傲,跟着社会大哥练了几天摔跤,沾了些青皮人物的痞子气,学会几个跤绊,越发鼻孔朝天,自夸摔遍城北无敌手,等闲人压根儿不放在眼里。

42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