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人民币不存在持续贬值基础

央行行长周小川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当前中国国际收支状况良好,国际竞争力仍很强,跨境资本流动处于正常区间,人民币汇率对一篮子货币保持了基本稳定,还有所升值,不存在持续贬值的基础。

周小川表示,人民币汇率改革的方向仍旧是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实行有管理的浮动汇率机制。首先还是强调市场供求关系,即便市场中存在短期投机力量,也还是要尊重市场,央行心目中并没有一个模型测算的最优汇率水平。参考“一篮子”货币是我国贸易和投资多地区、多伙伴、多元化的必然选择,过去做得还不够,比较多地“看”美元,下一步还要推进对“一篮子”的倚重。我们始终认为,不能百分之百地使用有效市场假设,市场有时会呈现缺陷,被投机力量、短期情绪及羊群效应所支配,我们的浮动汇率体制仍是要有管理的。我们希望并努力实现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这是相互作用的。尽管均衡水平难以准确测算,但只有在合理均衡水平附近才会有基本稳定;错的、不均衡的水平不可能稳定住。同时,只有谋求基本稳定,才有助于探寻合理均衡水平,在大动荡、大乱局之中是不会有多少人注重经济基本面和均衡分析的。

对于央行是否会实施资本管制,周小川称,国际经验表明,资本项目的外汇管制对于那种较封闭的经济体是有效果的,但对于较开放的经济体则往往难以奏效,而且资本管制对防止过度资本流入比防止资本流出更为有效。中国是一个开放的大型经济体,贸易依存度比其他大国高很多,每年4万多亿美元的 进出口额,涉及上百万家进出口企业,一年出境人口上亿,海外华人有5000万,外资企业资本存量过万亿美元,这些都是人民币汇率和汇兑体制的利益相关方。任何不当管制都会给实体经贸带来不便和困扰,反倒会影响信心和国际收支平衡。更何况,由于开放程度很高,绕道而行屡见不鲜、司空见惯。我们会在现有法律法规的执法、管理和维护贸易投资便利化及开放度之间精心把握合理、可行的平衡。

对于宏观审慎政策,周小川表示,宏观审慎能够弥补原有金融管理体制的缺陷。在传统的金融管理体制中,货币政策主要是“盯”着物价稳定,但是即使 居民消费价格指数( CPI)基本稳定,金融市场、资产价格的波动也可能很大;金融监管的重点是保持个体机构的稳健,但个体稳健并不等于整体稳健,金融规则的顺周期性、个体风险的传染性还可能加剧整体的不稳定,引发系统性风险甚至金融危机。过去,在宏观货币政策和微观审慎监管之间,存在怎么防范系统性风险的空白,这就需要宏观审慎政策来填补。所以,新一轮金融监管体制改革的目标之一,应该是有利于强化宏观审慎政策框架。

对于数字货币,周小川表示,央行发行数字货币,主要体现几大原则。一是提供便利性和安全性;二是做到保护隐私与维护社会秩序、打击违法犯罪行为的平衡,尤其针对洗钱、恐怖主义等犯罪行为要保留必要的遏制手段;三是要有利于货币政策的有效运行和传导;四是要保留货币主权的控制力,数字货币既自由可兑换,同时也是可控的可兑换。为此,我们认为数字货币作为法定货币必须由央行来发行。数字货币的发行、流通和交易,都应当遵循传统货币与数字货币一体化的思路,实施同样原则的管理。周小川称,现在还不能给出数字货币的时间表。中国人口多,体量太大,例如换一版人民币,若是小的国家几个月便可以完成,中国则需要约十年。所以数字货币和现金在相当长时间内都会是并行、逐步替代的关系。后期现金的交易成本会慢慢升高,比如过去让 银行 点数大量的硬币,点不完不下班,也不收费,以后可能就需要收费了。有了激励机制,大家自然会更多使用数字货币,不过两者仍会在较长时期共存。来源中国证券报)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