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赶集合并后裁撤代理商改直营 被指消化虚增业绩

58赶集被指用“裁撤”消化虚增业绩

长江商报消息 合并前代理商垫钱入账占赶集网营收三分之一,合并后裁撤代理商改直营

本报记者 陈妮希 实习生 黄钰安

对于此轮触及实质的质疑,长于应对的58赶集联席CEO姚劲波,要么三缄其口,要么言不由衷。

江湖纷争,总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58同城与赶集网从竞争到合并引发各方关注,如今并购不足一年,代理商纠纷又一次将其推到了风口浪尖。

2015年年末,60多家原赶集网核心区域的代理商在客户资源上交两天后,被通知其代理权到期,58赶集集团将不与之续约,其所涉及业务线广告端口也被随之关闭。近十个城市撤销代理改为直营,涉及的代理商员工逾千人。

长江商报记者调查了解到,多位代理商无奈诉苦,58赶集集团用驱赶原赶集代理商的方式来“去赶集化”,对曾苦心经营的代理商们来说无疑是一种伤害。不仅如此,有代理商透露,因赶集网的要求,其代理商每年为拿到优惠折扣会囤积合计两三亿元的广告端口,合并以来58赶集一直在消化存货,但至今尚有近二三千万元的囤货待消化。而这些收入均被划入58赶集集团财务报表的收入部分,涉嫌虚增业绩。

对此,58同城品牌公关部负责人2月4日在对长江商报记者的回复中表示,整合不是一件小事,需要所有相关人认可在做的事情,“赶集网业绩在2015年8月正式与58同城并表,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我们会严格保证旗下所有相关公司被披露的数据均为真实有效。”

代理商上交客户资源后被裁

2015年年末,数十家原赶集网核心区域的代理商被通知其代理权到期,58赶集集团将不与之续约。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正是58赶集集团以驱赶赶集经销商的方式来“去赶集化”。

有代理商表示,在2015年12月中旬,58赶集的渠道经理催着代理商统计当地潜在客户资源,盘点了所有潜在客户的资料,包括联系方式和地址等。譬如,房产条线统计了当地几乎所有地产中介资源来上交,若不按时上交或者格式不对,还需交罚款。

然而长江商报记者调查了解到,就在代理商于12月底完成了全部客户数据上交的两天后,这些代理商不仅被收回了代理权,而且其所涉及业务线广告端口也被关闭。

据上述代理商透露,这次被取消代理权的原赶集网代理商有60多家。近十个城市撤销代理改为直营,涉及的代理商员工逾千人。同时还有负责这些代理商的原赶集网10多位渠道经理的去留,目前也仍在博弈当中。赶集网有300多家代理商,这60家只是第一批被撤销代理资格的代理商,58赶集集团总部渠道负责人在与他们沟通时曾表示,后面还会有第二批。

现在,代理商的客户们也已经找上门,因为很多老客户从赶集网代理商处一次性买了很多广告储备账户端口,代理商被裁撤后,这些储备端口也随之停用。今年1月5日,多位被取消代理权的代理商聚在58赶集集团北京总部的大门口,希望能讨一个说法。

对此,58赶集方面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回复,这是基于合并后的战略考虑,也是合并成功与否的重要内容。“原赶集网是以渠道为主直销为辅的盈利模式,全国共4个直销城市,其余全部都是代理商模式。58是以直销为主、渠道为辅的模式。从经验来看,相较于渠道模式,直销更适合于58赶集这类的企业,更易于管理。合并赶集网之后,基于整体业务考虑,需要将双方的业务进行整合,保证业务的一致性与协调性。”58赶集方面表示。

然而,长江商报记者调查了解到,有原代理商无奈诉苦,做代理需长期开垦小心耕耘,花费巨大的市场成本,才能将核心区域的经营运作建立成熟。而这时58赶集接收了他们手中的客户资料,并将他们裁撤出局。这对于曾经辛苦耕作的原赶集网代理商而言,无疑是一种伤害。

裁撤之举或为“消化”虚增收入

未上市的赶集网财务数据并不透明,根据代理商们的反映,在58赶集集团CEO姚劲波入驻之前,赶集网的业绩有很大的虚增成分。随着代理商的被裁撤,另一个问题也摆在了58赶集的眼前,即他们曾经为赶集网所“赶出来”的业绩究竟该何以置之?而58赶集这样一个上市公司又将如何应对虚增业绩之说?

据多位代理商透露,因原赶集网的要求,他们每年都会为了拿到优惠折扣囤积合计2亿-3亿元的广告端口,而赶集网一年的营业收入大约也只在七八亿元左右,这笔由代理商垫付入账的收入大约占到其三分之一。据了解,招聘线作为赶集网的重点业务,为赶集贡献了近六成的收入,因此虚高的情况也最甚,其中很大一部分是代理商垫钱给赶集网入账;房产线也有大概三分之一业绩虚增,服务线也有类似情况。各地的情况虽不太一样,但都存在虚增、垫钱预付的现象。

自58赶集合并以来,不再有垫付情况,前期垫钱囤的货已经消耗很多。即便如此,目前一个普通的代理商在赶集网买的业绩余额也有几十万元,全国代理商预付购买的尚未消耗的广告端口价值合计仍有两三千万元的囤货。也就是这些囤积广告端口的销售收入,在合并时也被划入了58赶集集团财务报表的收入部分。

对此,58赶集方面向长江商报记者回应:“有观点认为,赶集网曾涉嫌虚增收入,而这一部分被计入了上市公司财报中,58同城或将面临诉讼风险,这一点我们并不认同。”

“首先,非上市公司计算的流水与上市公司财报中披露的收入,是截然不同的概念。上市公司披露的收入数据是指在相对应时间内实际消耗的流水是多少。举个例子,一季度代理商批量购买端口费的流水共计1000万元,卖给客户实际开通的端口费用为500万元,那么只有这500万元会记入财报收入中。其次,58同城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披露的数据都会经过严格审核,且符合美国证监会的披露标准。” 58赶集方面告诉记者,“赶集网业绩在2015年8月正式与58同城并表,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我们会严格保证旗下所有相关公司被披露的数据均为真实有效。”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与其合并的赶集网若存在财务造假问题,58赶集集团则需要向投资者披露这一不利事实,因为这些信息会对投资者的利益产生影响。若不然,则可能涉嫌未能如实披露不利事实及承担后果。美国证券市场一向对证券欺诈等行为非常反感和敏感,这些不利事实一旦被曝光极有可能引起股价下跌,甚至会导致集体诉讼等严重后果。对此,也有分析者认为,58赶集裁撤原赶集代理商或许正是调整绩效指标、遏制虚增收入之举。

58同城回应:业务整合仍将继续

作为分类信息发布平台,赶集网的正常运作依靠着分布在各个城市的大批代理商向当地有信息广告发布需求的公司和中介销售网络发布端口。而现在,这些代理商却不幸地成为58赶集“去赶集化”进程中的牺牲品。

有原赶集网代理商反映,部分代理商被裁撤是因为58同城在当地有分公司或者自己的代理商,而当地的原赶集网代理商就成为两个品牌斗争的受害者。已经被裁撤的代理商所涉及的城市包括沈阳、天津、杭州、长沙、福州、海口等,这些都是市场开拓已非常成熟的区域,而在那些市场价格体系和竞争格局还未稳定的城市,原赶集网的代理商尚留有一线生机。

长江商报记者调查了解到,在58与赶集合并了7个月后,杨浩涌辞去58赶集集团联席CEO,出任瓜子二手车董事长及CEO。直到这时,58赶集集团才宣布将根据现有业务发展新的市场竞争格局,并进行合并后的首次组织架构调整。

在本次架构调整中,58赶集设立了事业群及事业部,分别是:LBG分类业务事业群、HBG房产事业群、AFG车及金融事业群、UBU平台事业部、58英才白领招聘事业部、TEU技术工程平台部及58到家。在这组织构架中,已经完全看不到赶集的名字。在彻底吞下了赶集之后,58同城CEO姚劲波对赶集网的业务结构开始进行大刀阔斧的调整。

原赶集网的代理业务主要分为房产线、招聘线和服务线这三条线。多位代理商表示,这些被取消代理权的代理商,主要业务都是房产线和服务线。而有的代理商则是被裁掉了房产线和服务线,保留了招聘线的代理权。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姚劲波还曾几次流露出突出赶集网招聘、弱化赶集网房产与服务的想法。而现在,这些想法正在一步步变为事实。

有分析人士告诉长江商报记者,58赶集集团现在的种种举措,其目的或是在消化并购的赶集网,优化整体的运营模式。在这过程中,集团整合的阵痛也不断发作。可以预见的是,58赶集接下来还会有进一步的措施。大势之下,现今的58赶集集团已难停下整改脚步。

“整合不是一件小事,需要所有相关人认可在做的事情。”在58同城看来,业务整合是目前发展必须经历的过程。

58同城品牌公关部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在公司发展壮大的过程中,不论是58同城还是赶集网,或是其他互联网公司,一定会遇到一样的问题,就是在这个平台上总有人企图靠违规或者打擦边球的方式去获利。对此,不论是58同城还是赶集网都是零容忍的态度。一旦发现,坚决打击,不惜以牺牲利益为代价。”

在公司发展壮大过程中,不论是58同城还是赶集网,或是其他互联网公司,一定会遇到一样的问题,就是在这个平台上总有人企图靠违规或者打擦边球的方式去获利。对此,不论是58同城还是赶集网都是零容忍的态度。一旦发现,坚决打击,不惜以牺牲利益为代价。——58同城品牌公关部人士

58同城与赶集网合并不足一年,代理商纠纷又将其推到了风口浪尖。来源长江商报)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